贞观十二年(638年),太宗陕(今河南陕县)、洛(洛阳)旧地重游,抚今追昔,写下不朽名篇《还陕述怀》:

慨然抚长剑,济世岂邀名。星旗纷电举,日羽肃天行。遍野屯万骑,临原驻五营。登山麾武节,背水纵神兵。在昔戎戈动,今来宇宙平。

于时海内渐平,太宗乃锐意经籍,开文学馆以待四方之士。 行台司勋郎中杜如晦等十八人为学士,与之讨论经义,往往到深夜才罢。

太宗《置文馆学士教》

“昔楚国尊贤,崇道光于申穆;梁邦接士,楷德重于邹枚。咸以着范前修,垂芳后烈,顾惟菲薄,多谢古人,高山仰上,能无景慕。是以芳兰始被,深思冠盖之游;丹桂初丛,庶延髦俊之士。既而场苗盖寡,空留皎皎之姿;乔木从迁,终愧嘤嘤之友。所冀通规正训,辅其阙如。故侧席无倦于齐庭,开筵有待于燕馆。属以大行台司勋郎中杜如晦、记室考功郎中房元龄、于志宁、军咨祭酒苏世长、天策府记室薛收、文学褚亮、姚思谦、太学博士陆德明、孔颖达、主簿李道元、天策仓曹李守素、王府记室参军虞世南、参军事蔡允恭、薛元敬、颜相时、宋州总管府户曹许敬宗、太学助教盖文达、咨议典签苏勖等,或背淮而至千里,或适赵以欣三见。咸能垂裾邸第,委质藩维,引礼度而成典则,畅文词而咏风雅,优游幕府。是用嘉焉。宜令并以本官兼文馆学 。”

其大意为:以前(西汉诸侯国)楚国尊贤能之人,楚元王尊崇申公、穆生。 汉景帝时,梁孝王接待士人,重德更重于能辩之才如邹阳、枚乘。 应能记录前世古人留下之典范,可令后人景仰。 所以重德修身,遍揽贤明。 思贤才,爱之留之;求栋梁,志气相同。 所以寄希望于建立正规,补足缺陷。 研读不倦好像在齐之稷下学宫,设宴招待恰似在燕国黄金台。 十八位大学士有来自江南,有来自河北,制定典则,提倡文风,为本馆学士。

(传)宋徽宗赵佶《文会图》(《唐十八学士图》),台北故宫博物院藏。 (公有领域)

武德四年(621年)十二月,窦建德旧将刘黑闼举兵造反,太宗总统全军向东讨伐出战河北,对付唐朝统一战争中最后强敌刘黑闼。 武德五年(622年)正月进军肥乡。 太宗先分兵断绝其运粮通道,双方对峙两个月。 刘黑闼被迫急于求战,率领步兵、骑兵二万人迫近官军。 太宗亲自率领精锐骑兵,首先攻破其骑兵,然后乘胜冲击践踏其步兵,敌兵崩溃,斩首一万余人。 先前太宗派人筑坝堵塞上流河水使水流变浅,让刘黑闼得以渡水。 等到作战之时,命令挖开拦河坝,大水冲到,河水一丈多深。 敌兵已经战败,逃到水中皆被水淹。 只剩下刘黑闼与二百多骑兵逃到突厥,其部下全被俘虏,河北平定。 当时徐圆朗拥兵于徐、衮二州,太宗回师讨平他,于是黄河、济水、长江、淮水各郡邑全部平定。

武德七年(624年)秋,突厥颉利、突利二可汗自原州入寇,侵扰关中。 有说高祖云:“只为府藏子女在京师,故突厥来,若烧却长安而不都,则胡寇自止。”高祖意欲迁都躲避突厥,乃遣中书侍郎宇文士及行山南可居之地,即欲移都。 萧瑀等皆以为非,然终不敢犯颜正谏。 太宗劝阻高祖不要迁都,给太宗一两年,若不能打败突厥颉利,再来讨论迁都之事。 (太宗独曰:“霍去病,汉廷之将帅耳,犹且志灭匈奴。臣忝备藩维,尚使胡尘不息,遂令陛下议欲迁都,此臣之责也。幸乞听臣一申微效,取彼颉利。若一两年间不系其颈,徐建移都之策,臣当不敢复言。”)高祖怒,仍遣太宗将三十余骑去巡视栈道。 第二天,太宗固奏必不可移都,高祖遂止。

十八学士之杜如晦

十八学士之房玄龄。 (维基百科公共领域)

龙种天马

太宗识马,知马,得马中之神骏定天下。 太宗对骏马偏爱至深,他们为大唐皇王南征北战、克敌无数立下不朽功勋。 太宗有诗《咏饮马》:“骏骨饮长泾,奔流洒络缨;细纹连喷聚,乱荇绕蹄萦。水光鞍上侧,马影溜中横;翻似天池里,腾波龙种生。”

为了纪念曾经救太宗于危难中之战马,太宗还令在昭陵里刻上“ 昭陵六骏 ”:“朕所乘戎马,济朕于难者,刊石为镌真形,置之左右,以伸帷盖之义。”(《册府元龟》卷四十二) 于是工艺家阎立德和画家阎立本,用浮雕刻画六匹战马,列置于昭陵前东西两侧。 世传画家阎立本受诏画出《六骏图》,工艺家阎立德以之为蓝本刻为浮雕,列置于昭陵前东西两侧。

自古良马都有自己名号,此六骏分别名为拳毛䯄、什伐赤、白蹄乌、特勒骠、青骓、飒露紫。 贞观十一年,太宗亲笔作了《六马图赞》。 这六匹骏马激战中很多身中数箭,负伤累累,仍保护、背负太宗最后制敌取胜。

唐太宗起兵时,帝图草创,许洛仁在武牢关(虎牢关)下,进献太宗䯄马一匹,马黑嘴头,周身呈黄色。 太宗因他马无以匹其神速,每当临阵指挥,必乘此马。 太宗云“自谓其目”,曾叫“洛仁䯄”,名为拳毛䯄。 太宗平刘黑闼时所乘。 前中六箭,背二箭。 太宗赞曰:“月精按辔,天驷横行。弧矢载戢,氛埃廓清。”大意是天马横行之后,战乱停止。

昭陵六骏浮雕之拳毛䯄,现藏美国宾州大学考古与人类博物馆。 (公有领域)

金代赵霖《昭陵六骏图卷》中描绘的拳毛䯄,其左为丘行恭,北京故宫博物院藏。 (公有领域)

什伐赤纯赤色,是一匹汗血宝马,太宗平世充建德时乘。 前中四箭,背中一箭。 赞曰:“瀍涧未静,斧钺申威,朱汉骋足,青旌凯归。”大意是马蹄旁留下红色汗水,伴着青色旌旗凯旋。

金代赵霖《昭陵六骏图卷》中描绘的什伐赤,北京故宫博物院藏。 (公有领域)

白蹄乌纯黑色,四蹄俱白,平薛仁杲时所乘。 太宗乘白蹄乌连夜突袭,使得薛仁杲溃兵不能入城坚守,薛仁杲被迫出降。 太宗赞曰:“倚天长剑,追风骏足。耸辔平陇,回鞍定蜀。”将追风骏马与倚天长剑神器相比。 此马随太宗转战陇西到四川,得胜神速。

金代赵霖《昭陵六骏图卷》中描绘的白蹄乌,北京故宫博物院藏。 (公有领域)

特勒骠,毛色黄白,嘴黑色,太宗平宋金刚时所乘。 宋金刚兵锋甚锐,军阵南北七里长,太宗纵马亲入战阵,宋军大败。 赞曰:“应策腾空,承声半汉,入险摧敌,乘危济难”,描绘出此马腾空英姿、摧枯拉朽之气势、救难之神勇。

金代赵霖《昭陵六骏图卷》中描绘的特勒骠,北京故宫博物院藏。 (公有领域)

青骓马苍白杂色,太宗骑青骓,亲率劲骑突入敌阵,一举擒获窦建德。 青骓中五箭。 太宗赞曰:“足轻电影,神发天机。策兹飞练,定我戎衣。”可见其矫健如飞、疾驰陷阵的身影。武牢关大捷,使唐朝赢得初年统一战争。

金代赵霖《昭陵六骏图卷》中描绘的青骓,北京故宫博物院藏。 (公有领域)

飒露紫名字来源于突厥语,汉译为“沙钵略”、“始波罗”,为勇健者之义,并为突厥可汗之称号。 真实名号当为勇健可汗之紫色战马。 太宗与王世充激战,此马为流矢所中,腾上古堤,丘行恭拔箭后马死。 太宗赞曰:“紫燕超跃,骨腾神骏,气詟三川,威凌八阵。”此马之神采气势可见一斑。 #

昭陵六骏浮雕之飒露紫,丘行恭(左)正为其拔箭,现藏美国宾州大学考古与人类博物馆。 (公有领域)

参考资料:《旧唐书》、《新唐书》

首页社会